建投专题 燃料油产业链与价格影响因素分析

  

  2006年以来,中国炼厂产能经历了一个增长到平稳的过程,BP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炼厂产能为1417.7万桶/天,相较2006年年均扩张速度为5.24%,但从2014年后炼厂产能趋于稳定,同比增速也开始回落。另一方面,化工网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中石油、中石化以及地炼炼厂产能占比分别为27.21%、49.78%和13.46,原油加工的集中度较高,也导致燃料油的供应具有较强的集中性。

  国内燃料油出口稳中有增。2014年-2017年期间国内燃料油的出口总体趋于平稳,出口量保持在1000万吨左右的水平。进入2018年后出口增速有一定提升,主要原因是国内燃料油需求表现不佳,出口成为缓解国内供给压力的有效手段。从月度出口来看,2018年大部分时间出口在5年均值上方,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5月出口122万吨,接近进5年以来出口的最高水平,但目前燃料油的出口只有三桶油及少部分国企,地炼及其它炼厂无法出口燃料油,预计在燃料油出口权限放开以前,燃料油出口增长空间有限。

  防变质:在燃料油储存过程中,要燃料油的质量必须注意温度的影响,温度的变化对燃料油质量的影响较大,如影响其抗氧化安定性,在油库中采用绝热油罐、保温油罐,高温季节还应对油罐淋水;其次是减少空气和水分的影响,空气和水分会影响燃料油的氧化速度,在储存燃料油时采用控制一定压力的密闭储存;再是降低阳光对燃料油的影响,阳光辐射会使得油罐中的气体空间和温度明显升高,而且紫外线还会对燃料油的氧化起到催化作用,需要对油罐外部涂银灰色,以减少热辐射作用;最后是降低金属对燃料油的影响,金属会对燃料油的氧化速度起到催化作用,其中铜的催化作用最强。

  供应方面来看,2009年以来全球原油加工量中体呈现上升趋势,进一步带动燃料油供应的增加,其中亚太地区原油加工增速最快。2016年世界原油加工量为8055万桶/天,较上年增加64.5万桶/天,增幅为0.8%,其中亚太地区原油加工同比增加了101.6万桶/天,而原油加工量占总量的34.49%。由于和欧洲地区经济增长总体平缓,对原油加工的增量贡献较小,但总体依然保持在较高水平,原油加工占比分别为23.25%和24.11%。综合来看,燃料油供应集中度较高。

  中国是燃料油消费的大国,但整体产量难以满足正常的需求,进口燃料油成了弥补国内燃料油需求缺口的重要途径。随着地炼原油进口权的逐步放开,地炼加工的主要原料由燃料油变为原油,导致2014年至2016年期间燃料油进口呈现下降,但进入2017年以后,国内燃料油产率维持较低水平,燃料油产量增速放缓,使得燃料油进口再度回升。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1-5月燃料油累计进口712万吨,同比增长17.4%。从燃料油月度进口趋势看,燃料油进口总体保持在5年均值附近,在燃料油产量和消费增速双双回落的情况下,预计燃料油进口将趋于平稳。

  预计未来几年中,亚太地区随着炼油产能的不断扩张,供应过剩仍将持续;地区由于需求下降而炼厂产能高企,供应过剩局面也将延续;而非洲和中东地区由于原油加工相对较少,需求缺口将成为常态。此外,供需数据显示,未来几年亚太地区仍将是世界燃料油贸易最活跃的地区。

  经过对过往经验的总结和对现有市场的分析,以及借鉴原油期货的相关经验,上海期货交易所对180燃料油合约进行了修订,全新的380燃料油期货合约被推出。

  燃料油也叫重油、渣油,为黑褐色粘稠状可燃液体,粘度适中,燃料性能好,发热量大。燃料油主要由石油的裂化残渣油和直馏残渣油制成的,其特点是粘度大,含非烃化合物、胶质、燃料油质多。燃料油的比重一般在0.82~0.95,比热在10,000~11,000kcal/kg左右。其成分主要是碳氢化合物,另外含有部分的(约0.1~4%)的硫黄及微量的无机化合物。

  原油加工能力平稳增长,但市场份额有所转变。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炼油总体产能达到7.5亿吨,两桶油加工能力合计为4.62亿吨,占全国总加工能力的59.8%。但随着近几年地炼产能的扩张以及中石化部分落后产能的淘汰,使得地炼产能市场占比有所扩大。

  国内炼厂原油加工不断增加,但燃料油产量同比却出现回落。2018年以来国内原油加工量同比上升幅度较大,wind统计数据显示,5月原油加工量为5066万吨,同比增长8.66%,但5月我国燃料油产量为191.1万吨,同比下降6.35%,主要原因在于炼厂燃料油产出率的下降。2017年以来国内燃料油需求总体放缓,使得燃料油产量同比增速呈现下降趋势,截止2018年5月,国内燃料油产量累计同比下降6.35%,增速较2017年同期下降8.81个百分点。

  从产量区域分布来看,山东、辽宁、江苏、广州、和陕西是我国主要的燃料油产地,我国超过80%的燃料油都由这六个省的炼厂生产出来。2018年前5个月这6个省的产量分别达到510.3万吨、65.4万吨、65.9万吨、63.7万吨、71.5万吨和65.4万吨,其中山东地区占比超过50%,其他地区占比也都超过6%。从燃料油当月产量的变化趋势看出,2018年燃料油产量较2017年同期有一个明显的下降,其中2018年5月燃料油产量191.1万吨,同比下降24.8万吨,进入下半年燃料油的需求难有大的提升,预计产量或将趋于平稳。从燃料油的整个生产周期看,燃料油产量有一定季节性,冬季是燃料油产量淡季,燃料油产量的旺季出现在6月,而第三季度燃料油供应总体保持平稳。

  国内炼厂产能区域分化明显。从炼厂产能分布看,我国炼厂产能主要集中在东北、华东和华南地区,西部地区产能较少。中国目前在25个省市拥有炼厂,化工网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山东地区炼油产能占比高达19.49%;、广东省、江苏省、上海市分别以占比10.86%、9.43%、5.89%、5.31%位居成品油生产能力前五位。排名前五位省份成品油生产能力已占中国成品油总生产能力的50.98%,且前五位省市均分布于我国经济最发达东部及南部沿海一带。

  受燃料油市场供需剧烈波动的影响,新加坡燃料油库存呈现较强的上下起伏。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新加坡轻质馏分燃料油库存整体处于800-1600万桶区间变化,而中质馏分燃料油库存变化区间为600-1600万桶。截止目前,中质馏分油的库存为915万桶,处于相对较低水平附近,在结合当前原油价格高位,整体对燃料油价格支撑较强。

  成本端:2018年三季度,沙特与俄罗斯的增产恐难以弥补伊朗和委内瑞拉等国的供给缺口;其次,美国原油产量因管线瓶颈而增产暂缓,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对于美国原油产量继续大幅增加的担忧;此外,夏季需求高峰来临,美国石油需求旺盛,炼厂开工高企,原油库存料将下降。因此,油价在多重利好支撑下,将继续呈现重心向上的走势。第四季度,沙特与俄罗斯增产效应逐渐,但伊朗与委内瑞拉原油供应下滑也将更加明显,预计油价将呈现高位震荡。总体上,我们认为2018年原油将继续为燃料油提供成本支撑。供给端:炼厂开工率呈现下降趋势,同时燃料油产出率维持低水平,而进口整体趋于平稳,预计下半年燃料油供应将呈现稳中下降的态势。需求端:炼厂燃料油加工下降叠加开工率下降,而出口同样维持平稳,预计燃料油需求端难言乐观。综合来看,在供需平淡的背景下,燃料油将跟随原油价格呈现震荡偏强走势。

  经过了从2001年我国正式放开燃料油价格,到2004年取消燃料油进口配额、实行进口自动许可证,我国燃料油市场基本实现了与国际接轨。于是,上海期货交易所的180燃料油期货在2004年应运而生。上市初期表现平稳,经过了3年多的稳定运行逐渐得到市场认可,并于2008年迎来大爆发,月底成交量最高时超过2000万手,成交量占比超过13%,一度成为商品期货市场最明星的品种。但好景不长,随着市场交易规则的变化,燃料油期货成交量开始大幅下降,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消费税的不断上调,导致燃料油消费税的占比过大,传统的基本面影响供需的因素被弱化,期货市场功能被弱化;另一方面,在2011年交易所将合约标的由电厂用燃料油改为内贸船用燃料油后,品质较为混乱,市场参与度也逐渐降低。最终,燃料油期货走坛,从2017年10月份起交易量彻底归零。

  从燃料油月度进口趋势看,燃料油进口总体保持在5年均值附近,在燃料油产量和消费增速双双回落的情况下,预计燃料油进口将趋于平稳。而在国内燃料油需求表现不佳,出口成为缓解国内供给压力的有效手段。

  新加坡作为国际石油贸易及石油中转的一个中心,有较大量的燃料油转口。BP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以来新加坡原油加工量整体呈现一定波动,平均原油加工量为94.3万桶/日,其中自2014年以来新加坡燃料油加工量企稳回升,截止2016年回升幅度达到10.8%。此外,新加坡船用燃料油销售总体呈现上升趋势,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5月燃料油累计销售2142.7万吨,同比增长1.62%,其中,船用燃料油380CST销售占比68.8%,显示出380CST在燃料油消费中具有重要地位。

  虽然国内炼厂加工产能总体保持增长,但燃料油产量同比却出现下降,主要原因在于国内燃料油需求增速放缓,同时相较于汽油和柴油,燃料油的利润较差,炼厂在经过常压蒸馏后,通过二次加工将部分重油成汽柴油,导致燃料油的整体出率较低。百川资讯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5月原油加工同比增长8.44%,而燃料油产量同比回落10.23%。在汽柴油经济性高于燃料油的情况下,燃料油低产出率将成为常态。

  燃料油是以原油加工过程中的常压油,裂化渣油、裂化柴油和催化柴油等为原料调合而成。电力行业的燃料油消费主要用于燃油发电、供热机组,燃煤机组的点火,助燃和稳燃用油。钢铁行业消费的燃料油主要用于加热炉、自备电厂发电供热和耐火材料等方面。建材行业消耗的燃料油主要用于平板玻璃和建筑卫生陶瓷的生产,随着产品质量要求的提高,一部分高档产品生产将会逐步转向天然气和液化石油气为燃料。石油化工行业的燃料油使用主要在自备电厂的发电、油田生活采暖、炼油厂生产工艺用热、化肥厂生产用原料和燃料以及其他化工生产。交通运输行业燃料油主要用于船运方向。

  综合来看,世界燃料油市场总体上供大于求。2016年世界燃料油供应过剩220万桶/日,从地区平衡来看,欧洲和亚太地区处于供应过剩,需要向其它地区大量出口;拉美、非洲和中东地区有较大的燃料油缺口。2016年亚太地区供应过剩达到63万桶/天;供应过剩达到187万桶/天;而中东地区需求缺口达到117万桶/天。

  国内燃料油进口集中度较高。国内燃料油进口主要分布在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俄罗斯和委内瑞拉,2017年进口量分别为83.83万吨,666.06万吨,148.85万吨,21.41万吨,57.8万吨,分别占总进口量的6.22%,49.44%,11.05%,1.59%和4.29%。自2013年以来,中国从新加坡进口的燃料油一直保持稳定的增长,年均增速达到16.03%,突显出新加坡在我国燃料油进口来源的重要性;中国从俄罗斯和韩国的燃料油进口量逐年下降,其中2017年相较2013年进口分别大幅下降522.45万吨和139.03万吨。此外,近期委内瑞拉受国内外经济的危机影响,原油产量出现结构性下降,预计后期国内进口委内瑞拉燃料油仍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

  作为猪肉生产的副产品,猪油比大多数植物油便宜,而且在许多人的饮食中都很常见。

  闪点是油品安全性的指标。油品在特定的标准条件下加热至某一温度,令由其表面逸出的蒸气刚够与周围的空气形成一可燃性混合物,当以一标准测试火源与该混合物接触时即会引致瞬时的闪火,此时油品的温度即定义为其闪点。其特点是火焰一闪即灭,达到闪点温度的油品尚未能提供足够的可燃蒸气以维持持续的燃烧,仅当其再行受热而达到另一更高的温度时,一旦与火源相遇方构成持续燃烧,此时的温度称燃点或着火点(Fire Point或Ignition Point)。虽然如此,但闪点已足以表征一油品着火燃烧的程度,习惯上也正是根据闪点对品进行分级。显然闪点愈低愈,愈高愈安全。

  燃料油中的硫含量过高会引起金属设备腐蚀的和污染。根据含硫量的高低,燃料油可以划分为高硫、中硫、低硫燃料油。在石油的组分中除碳、氢外,硫是第三个主要组分,虽然在含量上远低于前两者,但是其含量仍然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按含硫量的多少,燃料油一般又有低硫(LSFO)与高硫(HSFO)之分,前者含硫在1%以下,后者通常高达3.5%甚至4.5%或以上。另外还有低蜡油(Low Sulfur Waxy Residual缩写LSWR),含蜡量高有高倾点(如40至50°C)。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交易的是高硫燃料油(HSFO)。

  粘度是燃料油最重要的性能指标,是划分燃料油等级的主要依据。它是对流动性能力的度量,它的大小表示燃料油的易流性、易泵送性和易雾化性能的好坏。对于高粘度的燃料油,一般需经预热,使粘度降至一定水平,然后进入燃烧器以使在喷嘴处易于喷散雾化。粘度的测定方法,表示方法很多。在英国常用雷氏粘度(Redwood Viscosity),美国赛氏粘度(Saybolt Viscosity),欧洲则往往使用恩氏粘度(Engler Viscosity),但正逐步更广泛地采用运动粘度(Kinematic Viscosity),因其测定的准确度较上述诸法均高,且样品用量少,测定迅速。各种粘度间的换算通常可通过已预先制好的转换表查得近似值。

  燃料油作为炼油工艺过程中的最后一种产品,产品质量控制有着较强的特殊性,最终燃料油产品形成受到原油品种、加工工艺、加工深度等许多因素的制约。根据出厂时是否形成商品,燃料油可以分为商品燃料油和自用燃料油。商品燃料油指在出厂环节形成商品的燃料油;自用燃料油指用于炼厂生产的原料或燃料而未在出厂环节形成商品的燃料油。根据加工工艺流程,燃料油亦叫做重油,可以分为常压重油、减压重油、催化重油和混合重油。常压重油指炼厂催化、裂化装置分馏出的重油(俗称油浆);混合重油一般指减压重油和催化重油的混合,包括渣油、催化油浆和部分燃料油的混合。根据用途,燃料油分为船用内燃机燃料油和炉用燃料油两大类,两类都包括馏分油和残渣油。馏分油一般是由直馏重油和一定比例的柴油混合而成,用于中速或高速船用柴油机和小型锅炉。后者主要是减压渣油、或裂化残油或二者的混合物,或调入适量裂化轻油制成的重质石油燃料油,供低低速柴油机、部分中速柴油机、各种工业炉或锅炉作为燃料。

  根据加工工艺流程,燃料油可以分为常压燃料油、减压燃料油、催化燃料油 和混合燃料油。常压燃料油指炼厂常压装置分馏出的燃料油;减压燃料油指炼厂减压装置分馏出的燃料油;催化燃料油指炼厂催化、裂化装置分馏出的燃料油(俗 称油浆);混合燃料油一般指减压燃料油和催化燃料油的混合物。

  与旧合约相比,新合约在交易单位、报价单位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调整。例如交易单位由50吨/手变为10吨/手,将降低中小投资者的参与门槛,有利于增加交易的活跃程度。报价单位则采用了与原油期货一样的净价交易方式,报价不含关税、和消费税,与旧合约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另外,在交割品级、标准仓单有效期等方面都有了相应的变化。

  从全球来看,2016年世界原油加工量为8055万桶/天,其中亚太地区原油加工量占总量的34.49%;和欧洲地区依然保持在较高水平,原油加工占比分别为23.25%和24.11%,燃料油供应集中度较高,但燃料油需求下降趋势仍未改变。

  在炼厂燃料油产出率下降和开工率下降的背景下,国内燃料油供应增速呈现下降;而中国燃料油的消费同比增速也出现回落,供需表现整体平淡。

  中国燃料油市场需求在较大程度上受宏观经济状况和相关下业发展的影响,与整个能源化工市场一样,属于典型的需求拉动型市场。从燃料油消费的地区分布来看,基本上在船运发达的沿海地区和炼化集中的山东地区。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6年山东地区燃料油消费量为4511.42万吨,同比增长38.94%,而浙江、辽宁、广东和上海燃料油消费量也保持在300万吨以上。近年来,由于山东地区地炼进口原油使用权的放开,使得作为炼化原料的燃料油的需求大幅下降,预计后期燃料油的需求仍将呈现一定程度的回落。从燃料油消费的行业来看,主要集中在交通运输和石化加工行业,但自2015年后,石油加工燃料油需求呈现一定的回落,而交通运输行业继续保持增长,随着我国炼化产能的不断扩张和船运行业的蓬勃发展,预计这两个行业仍是未来燃料油消费需求的重要领域 。

  2006年以来,世界燃料油需求逐年下降,截止2015年,平均每年下降约18万桶/天,其中亚太、和欧洲地区下降较为明显,相较2006年降幅分别为20.4%、60.28%和46.4%。但2016年世界燃料油消费量出现小幅回升,相较2015年增加12.8万桶/天,增幅达到1.63%,其中需求增加8.6万桶/天,欧洲地区增加了7.1万桶/天,亚太地区增加了9万桶/天。综合看,虽然2016年需求出现回升,但燃料油需求下降趋势仍未改变。

  国内炼厂产能将延续扩张。截至2017年底,我国炼油能力为7.72亿吨/年,同比增长2.39%。根据目前国内炼油项目的规划情况,2019年8000万吨,2020年3800万吨,2020年之后的新增规划有1.36亿吨。预计到2020年炼能将超过9亿吨/年,“十三五”期间年均增长5%左右。以浙石化、恒力石化为代表的大型炼化一体化项目将为国内炼油能力的带来巨大的提升。

  从对外依存度上我们看到,燃料油的对外依存度在

  中国燃料油的消费同比增速出现回落。2017年以来国内燃料油表观消费同比增速总体重心向下,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3月国内燃料油累计表观消费量为764.7万吨,同比下降3.57%;从月度表观消费量的变化来看,自2013年以来2月月度表观消费量均值为399.68万吨,而11月的月度表观消费均值仅为215.31万吨,总体下降趋势表现明显。

  降损耗:在燃料油储存过程中,降低燃料油蒸发损耗不仅能燃料油的数量,还能燃料油的质量。目前油库通常的做法是:选用浮顶油罐、内浮顶油罐;油罐呼吸阀下选用呼吸阀挡板;淋水降温。

  燃料油储存的安全性:由于燃料油火灾性和爆炸性较大,故储存时应采取措施提高燃料油储存的安全性,具体要求是:使燃料油的爆炸性降低。这一方面要求平时严格加强火种管理,另一方面,要在生产中防止金属摩擦产生火星,且在收发油过程中减少静电,防止静电积聚。

  新合约针对造成180燃料油合约无成交量的最重要的几个要素进行了修改,在报价方式、报价单位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调整,同时,配合原油期货的上市,380燃料油期货值得期待!